2015
03.12

丹阳姨伯

 

回归乡里 守望故土 系列

 

是故事也是生活;

 

旧年春节,村里气氛远没有往年浓郁,老一辈人均退居二线,开始乡下人特有的养老方式,活跃点的,打打麻将喝些小酒,木讷点的,整天坐在椅子上等天黑,这些曾经村里的主力,都是平淡了一生,他们的人生没有太多的起伏,对村人的生活也都影响不大,一脉传承下来的村风,是最原始最自然的延续,那些不成条文的乡村俗礼和规矩,是这个圈子最基本的生存伦理,没有人宣讲却亘古流传;

 

随着时代的发展,村人价值观念均就老一辈人发生了很多变化,新生代对物质的态度和精神的方向更加实用和现实,这一村人曾经赖以生存的土地在他们的生活中所起的作用在慢慢淡化,一村人群居对彼此依赖不再太强,较以往,大家均更独立和多元了;

 

一切都在慢慢淡化,故乡也不再是我们长久栖息的家园,更多的是我们短暂歇息的地方,这个功能在每个人的生命中将不再如此重要;

 

丹阳姨伯居四卢村南,因为时常和父亲唠家常,却是往村北边走得最勤的。70多岁,耳背的厉害,父亲本来嗓门极大,和他即便是讲悄悄话,也都是吼得半边村都能听见;

 

在他那一辈人中,他算得上是个文化人,说话时常引经据典哲理范极浓,以致于在少年时代对他满怀了敬意和崇拜,在落后的乡村,在村人文化程度普遍不高的时代,有这么一个学问人,地位自然就上来了。他的存在会默默影响着村里的古老气氛,也让这群人会变得有那么些可爱。我的整个少年时代,都在默默的效仿着他;

 

老年后,我看到他时都还是觉得他那么有风度,腰杆笔挺眼神温暖行动流畅,没有村人那些一身的土痞气息,这种气质,源于他曾经的学问,不委清高不落俗套;

 

旧年姨妈病重卧床,他哽咽着泛出了泪滴,平日里这对看不出有多恩爱的老夫妻,在即将面临的死别时,也慢慢的全是愁情。

 

这些四卢村的老人,慢慢的会淡出我们的生活,后生们对他们的留恋都变得很淡,即便有,也大都深埋于心从不表达;

0 comments | 158 次
2014
08.15

一次远行

薛工顺利的完成了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徒步,传照片写游记做攻略把这小老头美的不可开交。自从艾特了他进藏的行踪后我并开始追热播剧一样等待他更新说说,以便从他的照片群中窥探有无美女的影子来分析这条线路的艳遇指数,鉴定发现除了那些干净明㬚美仑美幻的风景外美女的出境率也颇高,充分说明除徒步之外的故事还有无限的遐想空间,这些重点薛工没有交待;

下午路过广州没有想起喊他喝茶,匆匆忙忙的,我们都走在自己远行的路上,当麻木了平凡后人们开始渴望卓越,希望在远处的生活能给我们惊喜愉悦和温暖;

一觉醒来时火车已到武汉,晨曦中淡黄的街灯陪伴着一城的谥静,似乎能听见这座城市微弱的鼾呼,均匀悠长伴随着翻腾滚动的长江水,流向幸福的远方...

孝感-汉口-恵州-深圳-广州-武汉-孝感,短暂的急促的完成了一次兜转,虽然也远,但既定的轨线熟悉的城市留下的只有重复的疲惫。

向薛工学习,拓展心域,细致做好一件事情,有想法-做计划-去实践-记过程-能总结,最终能传递力量,如此,远方就在脚下。

0 comments | 160 次
2014
05.17

0 comments | 158 次
2014
05.17

自山人正龙用纸老虎糊弄天下人之后,老虎并开始和周氏发生起关系了。

当习李2鸟号称要翻天覆地深度改革时,永康兄的名号却因蒙灰而天下大讳,江湖人士开始想尽各种修辞来勾联这3个字,一个比一个高雅,一个比一个邪乎,各主流媒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原本tmd很简单的事情,被讳的没有真莫道不消魂相,民众被忽悠的晕头转向,习李团队大可顺民瑞脑消金兽意解舆情直面事态真莫道不消魂相,这才是一个政党该担当的,而不是就这样和天下人玩猜字游戏,再或者使用丫们惯用的民可使由之而不可使知之的 ** 大法对事件全面封莫道不消魂杀,如此,整个世界就清净了。

此次,如果永康扑地,那或者丫们会冠以长袖善舞的好名声,如果没有了下文,一切同马航机机一样诡异失联,那么虎将不虎,丫们主动将市场交给了丛林,若干年后,武松聚集梁山再起,打虎后传将会是真正的3D大片巨幕效果。

0 comments | 146 次
2014
05.17

 习总登基前此池祠并颇具气象,岘山为靠汉水相绕,来龙清晰去脉逶迤,青山绿水中孕拥上乘风水,此地立祠相传在很遥远的晋朝,在古迹林立名士遍地的襄阳,几百年来它都无声静默,只至习君新临,风水先生们才猛然发现神穴天成乾坤早定,很自然的关于池祠的传说瞬间无比生动起来。
我来的时候,正赶上池祠翻新,新的规划图无比恢弘,奇花簇拥异草铺陈,苍松翠柏间,尽显皇家气派,蛰伏千年,丫还真盼上了扬眉吐气装潢门庭的好日子,自此后江湖名声直逼隆中草庐,成为华夏宗族祠庙中的魁首,牛叉起来。
祠中一池绿水,青藻盈底,阳光下水波粼动和风缓缓,宛如瑶池降落,美景确实如画。顶戴天字家姓毗邻国脉民瑞脑消金兽运,置身这一池春水间恍惚忽然觉得TMD离天下这么近,似乎江山社稷一唾手并可掬于胯下,这并是环境的力量。
身处一种氛围或在一个圈子,人们常会被被牵引去盲从,有些氛围是官家主导,有些氛围是民间自成,就如当下,政府狩猎常做匍匐状,媒体围观总用【疑是】词,TMD的搅起一潭浑水,我们仿佛置身于一个由贪腐和黑瑞脑消金兽幕组成的竞猜迷局,全TM不干正事。

或者襄阳山中这一潭绿水在喧嚣外,尘世间涌动的暗流或汇入或流走,清浊相泾,能否会远离瀣沆,谁TMD也猜不出来。

0 comments | 159 次
2014
05.17

石雕的大佛,隐身乐山的群山中,山中有佛佛中有山,山佛合体浑然天成,石佛双目慈祥两耳长垂,三江缓缓从他脚下淌过,阅遍人间风雨淘尽世俗洪流,他依然无声静坐端庄肃穆一脸慈悲。

对于这座城市的印象来自于2个方面,1是不知在哪见过的关于乐山大佛的宣传画,青翠的山中一尊黄色的菩萨,模糊中记得佛眼下有雨水刷落的印记,似泪痕,怜悯一地愁容满怀,似乎这佛一直心向天下苍生普罗大众,也就有了这幅慈悲的尊容。2是来自于众多在全国各种欢场服务的乐山妹子们,白嫩水灵温软可人是她们的标签,或奔放或婉静,更多关于大佛和乐山的感知,均来自她们身上,她们更多时候是这座城市的名片,隐露于很多男人的心中,美乐双飞,名扬华夏。

前年我和赖总分别来拥照了这佛头和触抱了这佛脚,自此后真佛附体愁情加身,生活让我们正在加速成长为斗战圣佛,猛烈的经受着人生一个个坠落和爬升的快感,气氛火爆场面壮观,直逼大片的节奏,自此,一个光了脑袋一个白了头发,煞是迷人。

喝光了店老板的原浆送走了客串的小呸,我们又一次被佛丢在这繁华街市,霓虹闪烁灯影摇曳,习习夜风中,满街都是逐佛的人们,苦乐交替没有终点。

0 comments | 153 次
2013
09.08

旧年底他依然很矍铄,没有丝毫老状病态,在他围观的金花现场,曾怒斥邻村的孩子没有规矩,义愤满怀,作为村里年关牌场的核心人员,他只打2元的麻将斗1块的地主扯5毛的10糊,伴随着今秋的第一场凉雨,他去了天堂,和村里的众多往生一样被烧埋在这片潮湿的土地上,终年73岁;

人近老年会有各种异样的脾气,在这些脾气的背后,是他们一生的缩影或宿愿流露,他一生爱赌,壮年或许是爱好和消遣,老年后则是全部,没老头凑脚时他并常整宿整宿的看别人打牌,就这点念想,让他穷究1生,晚年间他的每次出场都很惊艳,喜欢戴各种形状的帽子握一玻璃茶杯肩上永远都搭着一条毛巾,喜欢在每场牌毕后就众人的牌风牌路做各种的探究,如此文艺的个性一直伴随着他清贫的日子,这美好的老头就此散作烟尘作别了我们。

村里70以上的老人为数不多了,这些我们的父辈会慢慢的离开我们,在这片他们无数次踩蹋却依然贫瘠的土地上,下一代的故事在一路延续,我们也正赶往老去的路上,没有偏差,那并是方向。

 

0 comments | 141 次
2013
09.04

邹岗中学的邱老师8成不记得我了,当我很热烈的讲邱老师我是您的学生和你姑娘邱雨谷是一个班的时候,老师似乎并没有记忆,之后说我再过1年就要退了,我开始很热衷网络,我在天涯上有一篇关于boxilai的帖子点击量过了2万多,上百个回贴但全部是吐槽的,但我不在乎,个人观点不同嘛。

辉跟我讲,邱老师太伤感,常会为花草的枯荣而流泪,常讲一些形而上的让人很难懂的话,让我想起了他紧跟我身后拿起手机到处拍照的情景,或者我们的不理解让他很孤独。

唐老师和邱老师一样,太子时也是我们的语文老师,但身体一直不怎么好,想去探望却一直不敢,祝明说他还欠着唐老师一本书钱,其实那本唐老师给我们的诗词赏析影响了我的半生,关于文学的启蒙全得宜与它,潜移默化的让我们有了一颗温柔的心;

语文是语言文字的统称,它是描述事实、引证思维、陈述思想、表达意志、抒发情怀以及改造事物和思想的工具,在此背景下,它会让我们很感性的去认识和创造世界,也因为如此,它会很轻易的让我们沉迷乐不知返;

杨山小学的李老师,太子中学的唐老师和邹岗中学的邱老师都是教语文的,他们用他们对世界的感知影响着很多人,教育我们如何认识世界感受世界并去创造属于我们的生活,我很怀念和感激他们;

0 comments | 164 次
2013
08.23

河口很小,兜了几圈,没闻到多少现代气息,居然连休闲屋都没看到,返程时一直在想8成是误入了郊区错过了繁华。哥哥走西口妹妹泪花流的唯美一直是暴走河口无法绕开的场景,加之传说牛郎织女天河相会的人间一端就在河口,披上神仙的外衣,猛然让这做小城光鲜起来,想那时,汉水连接着天河,牛郎还是一个高尚的职业,他夜夜盼7巧,天天等妞归,比起西口之妹的痴情也不减烂漫;

因毗邻河南,河口人句操一口豫味极浓的河口话,满街的豫剧梆子,让人误以为是到了河南,虽然来去匆忙的,但我还是想努力的记住这座城市,其实在我的记忆中,老河口的印象一直比襄樊更浓烈,或者是儿时听过了关于它的故事,却就是无法想起为什么我会记得它的名字;

和流连的众多城市一样,这些无数普通的小县城,承载着数十万计民众的前世今生,我开始麻木了地域的区别,如果没有历史和文化的标签,就全是由马路、房子和一群群人围成的圈圈,模糊了边界没有了味道;

 

 

0 comments | 172 次
2013
08.21

当我发现除了能记住那些不能记在手机上的野妞们的电话而其他物事却很难记住的时候, 用一篇博客记住一个字是很有必要的,在熙攘的人生路上,如果没有辅助手段,没有刻意的比划,我们能记住的东西确实有限;

薤山,念xie,同谢是一个家门的,谷城县内的一座山,就如同对谷城的认识一样,总以为这是座堆满稻谷的城,让人有无限的富足和充盈感,之后误以为薤山为韭山,之后觉得这座满是五谷的城旁还有座长满韭菜的山,之后就想这座城市真是TMD待客的好地方,饭菜随城贡备了千年,怎让人不垂涎。当谢局说你看这字念xie,x i e xie,让人瞬间泪奔,连忙说我只在心里念过,没在外人跟前念过,把无限的丢人控制在有限的范围内了;

70度的石花霸王醉在谷城的石花镇上,那是能让人喷火的一种味道,想着很浪漫却不敢沾,42度的石花三品小蒋说可以整2瓶,说他离开襄樊时要带几瓶走,看着它的价格我在心里窃喜,想着这个哥可以送。当张嘉译的身影遍布整个小镇时,老让觉得这是不是到了那座片场。

石花镇号称鄂西北第一大镇,镇上居然比孝昌县城还繁华,除了石花酒外还有一匹骆驼,模糊的记得他在若干年前在央视做个广告,之后就全是很凌乱碎片了。

在谷城,认识了一个字知道了2个品牌之后招呼着一批人,而且开始发现自己老爱讲TMD,老TMD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书写开始不连贯开始很飘开始很烦躁,这TMD是怎么了,需紧急调整;

 

0 comments | 163 次